主頁 > 社會 > 在大地上書寫新的詩篇(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縱橫談)

在大地上書寫新的詩篇(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縱橫談)

2020-07-10 06:35暫無閱讀:925評論:0

圖為王澍設計的寧波博物館。

圖為徐甜甜設計的松陽大木山茶室。

圖為程泰寧設計的中國海鹽博物館。

核心閱讀

當代優秀建筑實踐深深扎根于這一方水土,釋放出花開百態的生機活力。根植中華大地,兼收并蓄,中國當代建筑將繼續在這片土地上書寫新的詩篇

傳統建筑是中華歷史文化的生動載體,凝結著古老的文化理念與生活智慧。進入現代社會,尤其伴隨全球化浪潮的興起,傳統建筑文化以怎樣的方式傳承和轉化?中國建筑領域始終有一條脈絡靜水流深,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地創造出既屬于這片土地、又具有啟示性和借鑒價值的建筑文化,呈現出清晰的三大創新向度,為國內外所矚目。

“與古為新”,實現建筑文脈的創造性延續

中國現代建筑奠基人馮紀忠曾強調與古為新,即不浮于對傳統外在形式的借鑒,以傳統文化精神的現代轉化為內核,以人為本、以環境為基礎,對傳統作出具有社會性意義的創造性轉化。馮紀忠在其經典作品、上海松江方塔園及“何陋軒”的設計中,巧妙地對傳統建筑文化進行了現代轉譯。方塔園以現代園林方式組合園內古建筑,各個建筑相互獨立的同時,又構成和諧的整體;“何陋軒”以曲頂茅屋、毛竹構架等要素延展了宋元明清木結構體系,同時表現出現代技術支撐下的動感。小小一方水榭,市民既可悠然飲茗,又可細品園林之趣,新古意境水乳交融。

傳統自然觀與現代設計感和諧共存,推動中國傳統建筑的創造性轉化。中國工程院院士程泰寧在代表作品浙江美術館中,從書法、水墨畫、江南傳統建筑和西方雕塑中尋找靈感。美術館建筑本身就是一件集江南流韻與現代感、雕塑感于一身的藝術品。程泰寧設計的中國海鹽博物館,其層層跌落的折線型臺地,象征海水退去后顯露出來的灘涂,線條浪漫而不失理性,海鹽結晶體一般的立方體散落臺基,展現出充滿活力的河海化境。

“在地性”創造實踐,自信展現建筑里的當代中國

千百年來,受因勢造物、自然天成思想的影響,中國建筑豐富多彩且特色獨具。這一思想在當代建筑中,主要體現為建筑師們積極的“在地性”實踐,即在全球化視野中思考并強調地方特性。中國當代建筑師以在地性創作實現傳統文化的理性回歸,衍生出對建筑與地域關系的再思考。這一實踐以獨特的、能為世界理解和共享的建筑理念及作品,向世界傳達出建筑師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

將現代建筑理念與建筑具體所在地區的地域特征、文化傳統相結合,以姿態各異的在地性取代千篇一律的平庸。中國工程院院士崔愷在北京德勝門附近的“德勝尚城”辦公區設計中,沒有簡單復刻現代規劃手法,而是在采用現代建筑語言的同時,在空間結構與精神意蘊等層面,體現出北京文化傳統,有效延續城市歷史文脈。在奧林匹克公園“玲瓏塔”的設計中,崔愷以抽象的形體與清晰的結構邏輯展示塔意,延展了中國傳統建筑的“形與意”。

在傳遞出強烈的當代性與作品個性的同時,自覺突出地域氣質。建筑師王澍在寧波博物館的設計中,對寧波舊城改造時期存留的廢舊磚瓦進行手工堆砌,通過使用傳統技藝將歷史“砌”進博物館,在空間語言和建造方式上對現代建筑地域化做出有益探索。2012年,王澍獲得普利茲克建筑獎,從一個側面體現出國際建筑學界對其“在地性”實踐的關注與認可。

尊重地域歷史文化傳統,通過建筑創新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助力鄉村振興。在城市化進程中,鄉村景觀一度失去其獨特風貌,更鮮能起到促進當地發展的作用。如今,當代建筑師積極參與鄉村振興,建筑不僅僅是建筑,而且重在實現自身社會功能。建筑師徐甜甜多年來在浙江松陽的建筑實踐是其中代表,一系列風貌各異的建筑作品有機融入當地鄉村建設與發展中。松陽樟溪鄉紅糖工坊的設計,聚焦樟溪鄉獨特產業優勢,既有效復興傳統產業,又大大增強村民文化認同感。王景紀念館的設計,植根于王村的歷史記憶與當地夯土建筑特色,同時激發村民傳承優良家風的自覺與熱情。

中國當代建筑師自覺為建筑注入所在地域的獨特元素與文化內涵,向世界展現建筑里的當代中國。

增量建設與存量改造并行,“微更新”綻放異彩

在經歷城市化高速發展期后,中國建筑逐漸步入存量階段。當前,以提高城鎮化質量為導向的新型城鎮化戰略,為中國當代建筑帶來重要機遇:作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許多歷史建筑在保護和利用中重煥生機與魅力;圍繞既有建筑改造、城市空間更新等主題,涌現出一批優秀的當代建筑。

展開城市豐富的歷史積層,推動既存建筑遺產真正融入當代生活,是當代建筑師對提升城市存量效能的積極回應與創新再造。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是2010年上海世博會后續利用與開發的重點項目,其前身是建成于1985年的上海南市發電廠主廠房及煙囪。建筑師章明在建筑改造中保留了明顯的時空痕跡,呈現出工業遺產改造特有的新舊共存的建筑特征,以工業遺產的再利用凝固集體記憶,實現歷史景觀的有機回歸。在上海楊浦濱江原煙草公司機修倉庫改造中,章明以有機更新代替拆除,老舊廠房轉化為綠色的空中花園,成為濱江景觀的一部分。

推動城市有機改造,以“微更新”激活城市生活空間、有效延續城市原有環境及空間多樣性,促進建筑與城市居民“共生共長”,是當代建筑師的另一種創造性實踐。建筑師張軻持續推動的“微胡同”“微雜院”項目,深入老城居民日常生活,將微型功能空間置入半騰退狀態的老房子或半廢棄的院落中,創造出人們活動與交流的新型空間,成功調節原本緊張的空間與環境。建筑師摒棄“大拆大建”的設計方式,精準切入使用者的生活日常與基本需求,以“微更新”“微創新”的設計,在城市更新與再造中作出積極嘗試。

通過對中國當代建筑師創新實踐的梳理,我們不難看出,當代優秀建筑實踐深深扎根于這一方水土,釋放出花開百態的生機活力。根植中華大地,兼收并蓄,中國當代建筑將繼續在這片土地上書寫新的詩篇。

(作者為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

制圖:蔡華偉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10日 20 版)

德扑游戏 嘉兴股指期货配资 福建快三一定牛基本开奖 小盘股票推荐 体彩6+1一等奖多少钱 宁夏休彩11选5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号走势图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浙江20选5走势图(带坐标线) 福彩3d综合带连线版下载app 北京pk10全天免费计划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河北燕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1尾中特规律公式 宁夏11选5下注平台 上海十一选五前三一定牛 币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