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軍事 > 正文

一個偉大女性的發現:多數士兵不是死于戰場,而是惡劣的救護環境

2020-02-02 15:40暫無閱讀:1250評論:0

利刃/東風破

在世界各國的軍隊中,有一種看似用途不大,卻事關官兵的生命安全和保障的重要裝備,這就是醫療車(船、飛機)。

野戰醫療救護,是與戰爭史、裝備發展史伴隨相生的,其最早可以追溯到人類歷史的遠古時期。但讓戰地救護成為科學化、系統化,讓野戰醫療救護真正融入軍事戰爭行為一部分的,還是一位著名的女性—南丁格爾。

當年在克里米亞戰爭中,南丁格爾指出,大多數戰士都不是在戰場上犧牲的,而是在惡劣的救護環境下死亡的。因此英國人第一個在戰場后方開設了野戰醫院,極大地提高了負傷戰士的康復率。但野戰醫院的開設并不能完全解決負傷士兵的大問題,很多士兵由于得不到快速的救治,依然還是會在后送的路上死去,這就導致了在二戰及二戰以后,隨著科技的不斷進步,各類野戰醫療設備和傷員后送裝備層出不窮。

在美國著名的二戰影片《兄弟連》中,就專門有一集是描寫了戰地醫生尤金的故事,面對德國榴彈炮不斷的襲擾,美軍傷員的后送也全靠著威利斯吉普靈活又強壯的身軀,才保持了較為完整的戰斗力。當年雖然也有專用的醫療車,但畢竟裝備數量少,部署和使用也不方便,因此大多數的時候,美軍還是習慣于讓威利斯吉普去干這些事情。

二戰以后,世界各國對于野戰醫療特別是醫療后送裝備有了更多的認識。突出的表現在將醫療后送裝備裝甲化、快速化、專業化。

這其中最顯著的變化就是將很多裝甲人員輸送車改裝成了醫療后送車,甚至有些車輛在一開始設計時,就考慮到醫療后送需求,在車族化設計上就預留了空間。例如美軍在著名的悍馬車族、M113車族服役后,均對其進行了大量的改裝改造,以適應醫療后送的需求。后來設計的斯崔克裝甲車族和德國的“拳師犬”輪式裝甲車族,都有專用的醫療后送型號。在其內部空間專門布置有多層放擔架的空間,以滿足最大限度的將傷員后送。還有隨車護理醫師和護士的專用乘坐座椅,甚至還有專門的輸液瓶掛鉤等等。專業化設備的出現,也就意味著可以更高效率、更加安全的將傷員后送到后防醫院進行徹底治療。當然,野戰救護車和醫療后送車并非陸軍唯一執行此類任務的車輛,像野戰凈水車、防化洗消車等等同樣是野戰防護必備的裝備。

除了像裝甲車輛,在瞬息萬變的病情面前,更加快速化的后送也成為了目前很多軍隊的共識,在野戰戰場上,我們經常可以看到醫療后送直升機的身影。相比于普通的運輸直升機,醫療后送直升機針對其任務特點,更加強化了其專業能力。例如美軍的UH-60Q“救援鷹”,就為了執行醫療后送和搜救任務,專門加裝了搜救設備,在直升機內部安裝了專用的擔架設備,以及為了增加航程,在短翼兩側安裝了副油箱設備。

當然,野戰救護對于海軍來說,規模可謂更大,尤其是兩棲登陸作戰中,背水攻堅的傷亡在任何作戰行動中,都是最危險的,因此海軍在野戰救護上就尤為重視醫療后送。這突出表現在強國海軍均有專用醫院船上,例如美軍專門用5萬噸的油輪改造了2艘“仁慈”級醫院船。這還是平常時期,美軍在二戰時期更是將多艘貨輪和游輪改造成了醫院船。

因此綜合來說,現代化的戰爭已經呼吁海陸空軍都無比重視野戰救護和醫療后送,這不僅關乎到戰時能夠快速恢復戰斗力,更關乎到平時執行非戰爭任務的能力。

德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