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歷史 > 正文

魯迅與徐志摩有何恩怨?三場論戰為何徐志摩都是失敗?

2020-02-02 18:30暫無閱讀:981評論:0

魯迅與徐志摩,二人都是近代中國文壇上舉足輕重的人物。一個婉約,一個尖銳;一個擅長詩歌文藝,一個擅長雜文。按道理來說,二人道不同不相為謀,本來沒有什么交集。但少有人知道的是,魯迅與徐志摩曾掀起了三次大論戰,并結下了很深的梁子。

魯迅因為音樂,二人結下梁子

1924年,徐志摩在《語詩》雜志第3期上發表了波特萊爾《惡之花》詩集的代表作《死尸》譯作。在評論這首詩時,徐志摩說“詩的真妙之處不在它的字義里,而在它不可捉摸的音節里,它刺激著你的皮膚,刺激著你不可捉摸的靈魂!”

緊接著,徐志摩又說:“我深信宇宙的本質只是音樂,絕妙的音樂。天上的星星,水里的乳白鴨,樹林里冒的煙,戰場上的炮,墳堆里的磷,巷子口那只石獅子,昨晚上我做的夢,無一不是音樂。即使你送我進瘋人院去,我還是咬定牙齦說這些都是音樂。如果你聽不見,就該怨你的耳輪太笨,或者皮粗,別怨我。我認為我自己就是個干脆的Music。”

徐志摩

徐志摩的這番奇談怪論,就是典型的唯心主義唯靈論。魯迅看了徐志摩的這番論調后非常反感,于是在同年12月5日出版的《語絲》雜志第5期上,魯迅專門寫了《音樂?》一文,予以辛辣的譏評。在文中,魯迅說徐志摩“福氣真大,能聽到那么多音樂”。其實是“自己一面想吃辣子雞,一面在胡說八道”。

在文章中,魯迅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徐志摩這樣理解詩歌會走入歧途,進入神秘主義的死胡同中去。詩歌不表情達意,只是一味的追求音律美有什么意思?那還不如廢除詩歌算了,直接換成歌曲。徐志摩自然不服魯迅對他的批評,但魯迅說的又在理。后來徐志摩出版《志摩的詩》時,刪掉了《死尸》的序言部分。

這一場爭論似乎到此結束了。但徐志摩覺得自己丟了人,又丟了理,于是便與魯迅結下了梁子。徐魯二人之間的爭論與不和,從此拉開了序幕。

《語絲》徐陳二人演雙簧,魯迅慘被躺槍

1925年,北京師范大學爆發驅楊運動。在這場運動中,著名評論家陳西瀅站在北洋軍閥一邊,極力為校長楊蔭榆和章士釗辯護,攻擊魯迅和女師大進步學生。徐志摩此時極力支持陳西瀅,當魯迅與陳西瀅論戰到白熱化,陳西瀅即將落敗之時。徐志摩于1926年1月13日的《晨報副刊》上發表《閑話引來的閑話》一文,大肆吹捧陳西瀅,揚言陳西瀅“受盡了旁人對他人身攻擊的閑氣”,含沙射影地針對魯迅。

徐志摩在這篇文章中稱贊陳西瀅“在譏諷中有容忍,在容忍中有譏諷,唯一的動機就是憐憫”。徐志摩認為陳西瀅對女性“太忠貞了”,所以“拿了人參湯喂貓,他不但不領情,反倒還賞你一爪子”。徐志摩這一番言論出現后,魯迅并未第一時間做出回應,反倒是魯迅的弟弟周作人最先發起對徐志摩的批判。周作人指出徐志摩的說法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徐志摩隨后又發表了《再添幾句閑話的閑話乘便妄想解圍》針對周作人,徐志摩稱“有幾位先生生氣性似乎太大了一點”,他們身上也有“鬼”,一起打了“才是公平”。徐志摩一棒打死一堆人,魯迅兄弟都成了他批判的對象。

陳西瀅

1926年1月30日,徐志摩又發表了《關于下面一束通信告讀者們》一文,在這篇文章中徐志摩發表了一些直接針對魯迅的言論。徐志摩說:“魯迅先生是我壓根兒沒有瞻過他顏色的,魯迅先生的作品,說來大不敬得很,我拜讀過很少,就《吶喊》集里兩三篇小說,以及就近有人尊他是中國的尼采他的熱風集里的幾頁。他平常零星的東西,我即使看也等于白看,沒有看進去或是沒有看懂。”

這還沒完,徐志摩還在文中向北洋政府告了密。徐志摩借陳西瀅的信攻擊魯迅說:“魯迅,即教育官員周樹人”,他“一下筆就想構陷別人的罪狀”,“他沒有一篇文章里不放幾支冷箭”,“他常常散布流言,捏造事實”,“他從民國元年就做教育部的官,一直沒有脫離過”。“他(魯迅)自己的小說就是根據日本人鹽谷溫《支那文學概論》里的小說部分編的”等等。

魯迅

這個時候,魯迅開始反擊徐志摩了。同年2月8日,魯迅在《語絲》上發表了《不是信》一文,系統地反駁了徐志摩,將自己與陳西瀅辯論的所有事實進行澄清,又對徐志摩發表的相關言論進行了逐一說明。魯迅的文章發表后,立刻引起了圍觀,有人看后評論道:“徐志摩對魯迅與陳西瀅的論戰認識很膚淺,很幼稚,甚至到可笑的地步。”實事求是地講,徐志摩的確沒有搞清楚魯迅與陳西瀅論戰的實質,他的加入實在是沒有必要,反而多浪費了不少唇舌。

正當魯迅還在反駁時,徐志摩又在《晨報副刊》發表了《結束閑話,結束廢話!》一文。在此文中徐志摩說“我不后悔我發表西瀅這一束信”,并且喊道“讓我們對著混斗的雙方猛喝一聲帶住!”本來這場爭論是徐志摩挑起來的,現在魯迅出來對招了,徐志摩又要中途喊停了。

《晨報副刊》

緊接著,魯迅發表了《我還不能帶住!》一文,文中魯迅說“我根本就沒去混斗,倒是你們株連了我。現在我還沒有怎么開口呢,怎么又要忽然帶住了?”魯迅在文中繼續說道:“少裝些假面目”,“不要用串戲的方法來哄騙我”,“除下假面具,赤條條地站出來說幾句真話就夠了”。魯迅認為徐志摩在論戰中與陳西瀅搞雙簧,起初是想替陳西瀅撐腰,后面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又想當好人,徐志摩與陳西瀅這對雙簧騙不了他。

這場論戰,徐志摩等人又以失敗告終。

《魯迅日記》拿魯迅打廣告,魯迅痛罵徐志摩

1927年,徐志摩與胡適、潘光旦等人開了一家新月書店,徐志摩任書店總編輯。魯迅本來就反感徐志摩的浮夸、自我為中心,魯迅稱其“書目及形式,一副徐志摩式也”。最讓魯迅反感的是徐志摩打的廣告,魯迅在章延謙的信中說:“新月書店的目錄,你看過沒有?每種廣告都飄飄然。最可惡者《閑話》廣告將我升格為雨絲派首領,而云曾與現代派主將陳西瀅論戰,故凡看《華蓋集》者,也當看《閑話》云云”。

這就是徐志摩的不對了,當時魯迅名聲很響。但是也不能這樣打廣告,徐志摩給魯迅安了一個語絲派首領的帽子,然后在自己的新書廣告下寫道,看過魯迅《華蓋集》的人應該也要看《閑話》因為魯迅與陳西瀅論戰過,這都是大咖的文章。

這就好比今天的炒作營銷,而徐志摩這樣做,魯迅自然認為徐志摩拿自己的名聲去打廣告賺錢,二人本來就不對味,這下魯迅肯定不開心。于是魯迅又專門寫文章去痛罵徐志摩,不要拿他打廣告,撤掉這則廣告。

魯迅與周海嬰

此外,魯迅與徐志摩還在一些問題上進行了論戰,魯迅批判徐志摩的新月派是資產階級的“文藝”團體。最后一場大論戰是批判徐志摩的偏激和以愛代替一切,卻看不到現實社會的殘酷,百姓生活的艱辛。百姓要的不是愛,而是要先解決他們的吃喝問題,吃喝問題都沒辦法解決,空談愛有什么意義?這場論戰最后也是以徐志摩的失敗而告終。

總之,魯迅與徐志摩有過三場大的論戰,這三場論戰涉及徐志摩的政治態度,思想意識,文藝思想和文風等方面。三場論戰,徐志摩都以失敗告終,主要原因:一是徐志摩的唯心主義文藝觀本身存在問題,二是徐志摩在陳魯之戰中沒有沒有看清論戰的實質,出于私憤的瞎攪和和打擊面過廣導致成為眾矢之的,三是徐志摩在個人行為和對社會發展的認識上存在錯誤。

徐志摩

由此觀之,他的失敗是也就不奇怪了。

參考文獻:

1.卞之琳《 徐志摩譯詩集 ·序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

2.梁錫華《魯迅大戰徐志摩》,臺灣天一出版社,1985年版

3.陸耀東《徐志摩評傳》,陜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德扑游戏